LIMS 专注您的专注

Smart Dedicated Efficient

分享:实验室工作人员的一天

2020-02-12 10:11


提到实验室你会想起什么?是装满各种“神秘液体”的试管和锥形瓶?还是一台台“高大上”又神秘莫测的实验仪器?提到科研人员你又会想起什么?是整齐化一的白大褂和橡胶手套?是一张张严肃认真却略显刻板的脸?而这些科研人员每日待在不过几十平方米的实验室里都在做些什么?本文作者就读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初进入实验室、作为科研小白的她跟大家讲述她在实验室所经历的一天。

早晨7点30分的闹钟准时响起,将我从沉沉的梦中拽出,我挣扎着关上闹钟,心想再睡5分钟。就在我即将再次沉入睡梦中时,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抗”两个字,我一个激灵坐了起来:8点半前必须加上一抗。我看了下手机7:38,心想:我得抓紧了。

冲进实验室大门,分针指向8点25分。看着早已忙碌起来的X师姐,一阵羞愧的热浪瞬间冲散了我早上的起床气。从冰箱吸出一抗加进盛放PVED膜的盒子里,开始计时,8点28分。我松了一口气,随即撕下一张便利贴,写下“2:30pm洗膜&二抗”。

我快步去拿EP管,差点和手捧水稻苗的Y师姐撞在一起,师姐护着水稻苗却溅了一身水,她却不停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搞得我愧疚难当。师姐看透了我的心思,笑了笑:“没事儿,快干活儿吧,丫头!”我红着脸投入到了Real-time PCR实验中。

这时T师兄到我们屋的-30℃冰箱找连接酶,X师姐问道:“师兄,你的文章投的怎么样了?”T师兄淡淡地回道:“被拒了。”正在做实验的G师姐放下手中的移液枪,惊叹道:“做了这么多实验,这么多数据,文章这么好怎么能就被拒了!”Y师姐边取水稻叶片样边说:“怎么可能!我觉得投的那个杂志都太低了,质量这么高的文章都能被拒!”T师兄将连接酶放到冰盒,回道:“那也不一定,如果正好碰上个专门做修饰组学的专家,那可能在他看来不够深入。”说完他就去做实验了。晓玉师姐说:“修饰组学动物中做的比较多,水稻中研究的很少,T师兄在水稻中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那补实验又得一年半载的,T师兄这博后又得延期一段时间了。”“人T师兄才不在乎这些,他一心扑在科研上,在他心里只有把实验做出来才是要紧的。”听了这些话我心里一阵唏嘘,我加好的样放到Real-time PCR仪里,紧接着就去提取水稻DNA。

光照培养间内F师兄在拍冷处理过的水稻苗,W师姐举着苗子在灯下观察表型。我看着自己种下的水稻慢慢萌芽、出苗、长成一排排顶着尖尖绿脑袋的小苗,会有一种“老母亲”的幸福感。我剪下一株株水稻幼苗叶片放到EP管里,我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20分钟了,取样用了太多时间,后面实验要做不完了,不由得着急起来。我快速取好样放到振荡器上磨碎,磨碎需要3分钟,这时间正好去做板琼脂糖胶下午跑电泳用。

我从烘箱中取出充分反应的叶片样品到通风橱中加核酸提取液,即使是在通风橱中,提取液中氯仿刺鼻的气味仍然呛得我想赶紧加完,可忙中出错,一管样品洒了出来,看着只剩下半管的样品,我心疼不已,尔后才发现核酸提取液已经将手套腐蚀出一条长而狰狞的“烫伤”,不禁心惊后怕。

11点我端着样品回实验台离心,此时,屋内计时器铃声此起彼伏,大家急匆匆的在各个实验室各个仪器前穿梭,一个实验接一个实验恨不得身上绑上10个计时器。我看了看时间,11点10分,Real-time PCR应该完成了,我赶紧跑去将96孔板取出,大致看了看Real-time PCR曲线,还不错,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一半:做了3次,这次终于可能要做出来了,不过具体结果还要等晚上分析完数据才知道,我拷完数据接着回去提取DNA。这时公司测序返得菌液和质粒送到了,我挑选出昨天晚上DNA序列比对正确的准备摇菌提质粒,在放满锥形瓶、EP管的摇床找了个空位插了进去,撕下一张便利贴写下“7:00pm小提质粒”。

提取完DNA,终于有时间停下来喘口气了,此时我才觉得嗓子干渴难耐,跑去休息室接水喝,休息室内G师兄和T师兄犹如两座大山岿然不动地盯着电脑改文章,喝完水一看已经11点30分了,心想:糟糕要赶不上吃饭了。我快步跑回实验室,开始用TBST洗加完一抗的膜,每隔10分钟洗一次要洗三次,吃饭前勉强能赶得上加二抗。

12点多,大家都忙完吆喝着一起去吃饭。去往餐厅的路上,亭亭玉立的美人榆、婀娜多姿的碧玉、豪放的连翘、大家闺秀般的西府海棠……林立路旁,各自风姿绰约。走在春天的植物所,总让人不禁生出“不到园中,怎知春色如许?”的感慨,看着满园春色,实验的压力和烦恼仿佛也弥散在这生机勃勃的春色中了。

越过这一路旖旎春光,我们便来到了餐厅,日常吐槽完饭菜的单调、没味以及量少后,G师姐说:“昨天晚上我梦见我的水稻着火了,火光满天我在旁边嚎啕大哭,水稻没了,我这是别想毕业了。”X师姐说:“前几天我也梦见我的小麦种子不萌发,实验一点也做不下去,我束手无策地看着小麦种子急的眼泪直掉。”Y师姐笑着说:“你们这都是被实验逼疯了吧!都疯魔了,快别想了,赶紧吃饭吧!”记得不久前我还梦见自己做实验加错试剂被师姐批评,暗自心想:原来师姐们也会做这种噩梦。

回到实验室后我赶紧加上二抗,记下“晚上洗膜&二抗”。随即我继续了昨天没有成功的构建实验,昨天的实验可能是哪里出错了呢?各个样品PCR扩增条带很亮,浓度不会很低,是不是酶切的质粒载体浓度太低?也只能尝试重新酶切质粒载体。

这时公司送来了昨天我设计好的引物,上午提的DNA下午要跑PCR扩增鉴定。等我做完PCR实验,time上显示载体还有十分钟切好,我坐下来,思索着接下来要做的实验。这时Z师姐来到我们屋,对X师姐说:“师姐,我连不上果然是因为接头不行,昨天我换了你给我的接头今天就连上了!” X师姐回道:“有时候接头没设计好或者选取的酶切位点不好就很难连上。”X师兄在-30℃冰箱一阵翻找后对着Y师姐说:“KpnI没有了!”Y师姐过去找也没有找到对X师兄打趣道:“我这内切酶断货,耽误X老师毕业了。”X师兄轻笑着嘲讽说:“那毕业这种大事也不是你能耽误的!”

time响了起来,我从烘箱取出切好的载体,到电泳槽前电泳。因为琼脂糖凝胶所用染料具有一定潜在致癌性,所以我在橡胶手套外又戴上一次性手套,同时也要严格注意不能让胶接触到染料污染区外。电泳跑完后,我把胶拿到暗室紫外灯下,看到明亮的条带后我小小开心了下,然后小心翼翼地切下条带放到EP管,准备回收跑胶纯化后的载体。我准备好胶回收的管纯化回收,为了提高浓度,最后用水洗脱两次我才去测浓度,浓度很高,这次肯定能构建上了。

我看了一下时间,下午4点30分,PCR扩增应该结束了,我取出扩增后的样品跑电泳,然后记录下有条带的样品。我回到实验台,师姐提醒刚才time响了,连接已经完成了,我赶紧取了冰盒去-80℃取感受态细胞。我用尽全身力气打开-80℃冰箱厚重的门,一股刺骨的寒气袭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容纳-80℃感受态细胞的EP管放在手里总让人联想起液氮溅到身上的感觉,接下来我将连接好的质粒热激进入感受态细胞,然后加入培养液摇菌,摇菌大概需要半个小时,趁这时间我到光照培养间给冷处理过的水稻苗浇水。

培养间内我冷处理过的水稻苗呈现出半干枯状态和野生型坚挺形成鲜明对比,我内心欢呼雀跃,想:再过两天就可以拍照记录了。我拿着摇好的菌液到超净工作台倒入培养基,正巧遇见D同学也在,她问我:“你这实验昨天不是做过了吗?”我叹了口气:“我就是条咸鱼,实验从来不会一次成功。”她也叹了口气:“谁不都一样,实验哪能一次就成功,我这互作做了一个月了不也是没有做出来。”我们两人顿时生出咸鱼惺惺相惜之感。但是不管失败多少次,都得继续做。

不知不觉已经晚上6点多了,我叫上师姐们一起去餐厅吃饭。走在路上,抬头便能看见太阳落在不远处的香山上,暮霭沉沉,一派安静祥和。

回到实验室也已经7点了,看到“晚上7点提质粒”的便签,我赶紧找来提质粒的各种溶液,又从摇床取出早上摇的菌液,到离心机离心集菌,打开摇菌管,菌液散发出一种特殊的味道,刚进实验室时觉得这个味道特别臭,现在闻得多了反倒能感受到一种菌液特有的“菌香”。我提完质粒,测好浓度已经是快8点了,想想“二抗”已经孵育5个小时了,我赶紧用TBST洗膜发光,我带着洗完的膜来到发光仪前发光,发光180秒并未看见明显条带,我干脆把模式调成了10分钟。等待的过程不由得紧张起来,就像等待考试结果那样惴惴不安,毕竟是做了近半个月的实验,失败了好几次,尝试不同的实验方法和条件,可以说这张膜凝聚了我半个月的心血,当电脑屏幕上显示出膜上一条较为清晰的条带时,我禁不住欣喜若狂起来,站在旁边的G师姐问道:“发出来了?看把你高兴的。”我没有说话,抿着嘴笑起来算是默认了。我在实验记录本上写下:用flag标签能杂出目的蛋白。

实验室信息化管理平台分享各类实验室管理知识技巧,LIMS实验室管理应用方案,降低实验室管理时间消耗,提高实验室工作效率,智能化自动化管理模式更适合现代化高效实验室运作!

推荐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

电话号码

010-82665162

业务手机

180-0121-7170

申请试用

申请试用